“啊 喜欢这个cp真是太好了”

希望有一天可以写出能让你们如此感慨的文章:D

墙头很多 更新时间成迷 常年热衷各种冷cp

不能接受除1v1外的设定 有点奇怪的小洁癖

© 赤盏酒
Powered by LOFTER

【虫铁】Be My Valentine?做我男朋友吧?壹(一吻定情AU)

【配对】Peter/Tony Karen/Friday

【简介】一吻定情,定的不仅是Peter Parker的情。

【私设】①Friday设定偏向漫画,橙色头发,经常和Tony斗嘴。

②Friday和Jarvis是兄妹。

③梅姨和Tony是有多年交情的好友。

————————————


那个吻发生在入学典礼的早上。

新生Peter Parker因为一只坏掉的闹钟而睡过了头,正急匆匆地向大礼堂赶,他的大脑仍然有些不清醒,这使得他在拐角处听到急促的脚步声的时候并没有绕道,反而下意识地抬起了头。

而更糟糕的是,迎面走来的男人也心不在焉,仍在低头思索着。所以当他们的嘴唇毫无预警却又合情合理地撞在一起后,空气凝固了,世界安静了。

Peter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比他高一些的男人,对方微微眯起了棕色的双眸,光影在那片如同蜜糖般的色泽中流转,以至于他一时忘了如何动作。

“你打算吻到什么时候?”

他忽的反应过来,涨红了脸,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于是Peter得以看清男人的脸。柔和的面部曲线,精致的小胡子,以及无论远近都夺人心魄的眼睛,此时正带着无奈、好笑的目光看向他。

16岁的Peter Parker突然发现,自己陷入了爱河。


*
 

自从那次被丘比特在心上射了一箭后,已经过了两年。走廊上的那个男人是他们班上的物理老师Tony Stark,这直接导致了他对于物理高昂且持续不断的学习热情,Peter几乎成天到晚往Tony的办公室跑,后来对方嫌烦,勒令Peter除非过了一天还解不出来再来找他,于是他只能去啃那些艰涩的难题,以此换来一时半刻的相处时间。

可他想告诉Stark先生,他喜欢的并不是冷冰冰的物理题目,他总想着的也不是那些难懂的科学书籍。

Peter决定告诉他。

而这就是他为什么现在在对方门口的理由。

“今天你得站着了,你们Bruce老师的椅子坏了。”

两年下来,Tony基本不用抬头就能知道是他,哪怕Peter依然保留着进来前要敲门的好习惯。

“To.....”Peter险些咬着自己的舌头,“Stark先生.....我......我有事要.....”

教师终于舍得离开眼前的一堆材料:“放轻松,你看起来像个不敢告白的小姑娘......哇哦,你还好吗,kid?”

天哪,Peter感觉自己的嗓子大概是坏了,他现在一句话都说不出,鉴于对象是Stark先生,你不能指望他能按正常的表白流程来,于是男孩强迫自己向前走了几步,然后在对方讶异的目光中,猛地低下头,将攥着表白信的两只手高高举过头顶,只露出红透了的耳根。

然而Peter只觉得过了大约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那封信依然在他手中,他的心一点点冷下去,只好眨了眨酸涩的眼睛,不死心地开口:“我喜欢你啊,Stark先生。”

而他的物理老师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我很抱歉,Peter。”


*
 

都说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缝,Peter回到家时没看到人,倒是在餐桌上发现了一个便条。

好极了,告白被拒,梅姨外出,还给他找了个临时监护人。拜托,他都快18了,他能照顾好自己。

Peter放任自己像具尸体一样躺在沙发上,然而这没能维持多久,家里的座机天杀的响了起来,像催命曲似的,于是他又只能不情不愿地跑去接电话。

梅姨的声音隔着听筒听起来有些失真:“Peter,看到我的便条了吗?”

“如果你是说餐桌上那张,那么,是的,”Peter嘟囔道,“我不是小孩了。”

“那你现在吃饭了吗?”她反问,男孩沉默了——意料之中,“我朋友说他马上就到,但没有我们家钥匙.......”

叮咚——

他看着自家家门,撇了撇嘴:“他来的可真是时候,挂了,梅姨。爱你。”

他放下话筒,走到门口的时候才想到自己还没问过梅姨人家叫什么,互相介绍自己可是件超级、超级、超级尴尬的事情,Peter烦躁地应了一声,打开门,然后在看到来人的一瞬间立刻把门关上了。

“Kid?”

男人拔高的声音隔着门传来,Peter手忙脚乱地整理着自己被柔软的沙发蹂躏得乱糟糟的头发,两只手像是不受他控制,总是撞到一起去。

“我.....我还没穿衣服!”

“你知道你撒的谎一向很烂吗?如果你再不开门,我就撬锁进来了。”

他懊恼地低吟了一声,再次打开门,整个人无力而又可怜兮兮地耷拉着,像只被人踹了一脚的小奶狗,说话也带上了软糯的鼻音。

“晚上好,Stark先生。”

门外站着的,俨然就是Peter朝思暮想的那个人。

Tony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去收拾东西,我在车上等你。”

“收.....收拾东西?”男孩呆呆地站在原地,然后猛的反应过来,百米冲刺一般冲回自己的房间,以他平生最快的速度整理完所有的生活必备品,最后狂奔向门外的豪车,将东西放在后备箱里就迫不及待地上了后座。Tony依言坐在主驾驶上,低着头没有看他,只是兀自启动了车辆。

Peter试图把告白的事当做没发生过,像往常一样想找点话题,可Tony今天一直兴趣缺缺,而在他不下十次开启一次对话却落败时,只好闭嘴,任由尴尬在空气中蔓延。

罪魁祸首却开口了:“Peter,今天早上的事......”

“我不想放弃!”他脱口而出,不自主地绷直了僵硬的脊骨,放在大腿上的双拳骤然握紧了,见男人没再说什么,又小心翼翼地开口,“您讨厌这样吗?”

Tony愣了一下,然后迅速回驳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还太小了,可能连恋爱是什么都不知道,更何况我根本不值得你.....”

他抬起头,忽的看见后视镜里男孩小鹿般柔软温顺的双眸,那让他如鲠在喉,短暂的失语后,Tony懊恼地低下头:“算了,没什么。”


*
 

虽然知道Stark先生家很有钱,但当Peter在看到眼前的别墅的时候还是感觉到了绝望,如果他追不到Tony,连以后包养他的可能都没有了。

Tony显然不知道他心中那些小九九,向等候在门口的管家吩咐了一声就没再管他,朝着房子的螺旋梯走,而浅金发色的男人拦住也想跟着往二楼走的Peter职业化地微笑:“Parker先生,您的房间在一楼。”

Peter点点头,尽量不去管心中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哦,哦,好的。”

管家接过他手中的行李,Peter的手无处安放,他只觉得浑身不自在。

“Jar,你吓到他了。”

女声在二楼响起,他抬起头,一抹明亮温和的橙色映入眼底,少女身着米白色的连衣裙,正将手肘撑在扶手上,托着腮打量他,像只灵巧敏捷的小猫盯着它的猎物,Peter心里咯噔一声,她该不会是Stark先生的……

少女好似看透了他在想什么,立起原本微弯的脊骨,下楼时故意将鞋跟敲击着地板,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嘿,男孩,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有女朋友好吗?她叫Karen。”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一旁的管家看着Peter拼命摆手的样子,无奈地摇摇头:“你才是真的吓到他了。”

“我的错,”她耸肩做出一个不怎么诚心的道歉,轻轻松松跳上一旁的桌子,翘起二郎腿,慢悠悠地来回摇晃着小腿,“我叫Friday。他叫Jarvis,你可以叫他Jar。我们都是Tony的管家,虽然我不太愿意承认。”

“随时为您服务。”Jarvis点头致意。

也许是那抹橙色太过温暖,也许是少女话语中的善意感染了他,Peter只感到之前的焦躁不安被一扫而光,他的一句谢谢还未麻溜地说出口,Friday的下一句话就让他僵在了原地。

“你居然还没追到Tony。哎。”

你,居然,还没,追到,Tony。

一针见血说的大概就是这种感觉了,Peter瞪大了眼睛,脸色煞白。Jarvis揉了揉眉骨,感到有些头疼。而Friday只是拍了拍男孩的肩,语重心长道:“虽然你还年轻,但Tony年纪可不小了……等等,你几岁了?”

“17。”他在看到Friday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的表情,急忙开口解释,“我的意思是我马上就18了!我还剩几个月就毕业了!”

“哦,这能证明我不是在犯罪,至少马上就不是了,真是令人涕零,”她不顾云里雾里的Peter自顾自嘟囔道,“好了,去给他放东西吧,马上就要开饭了。”Friday又朝Jarvis示意,然后向依然没从沉痛中缓过劲来的男孩狡黠地眨了眨眼,“我会让Tony下来吃的。”


*


Friday说到做到,并且和Jarvis非常自然且默契地选择无视Tony身边的位置,将其留给了Peter。

“Jar。Friday。你们非得坐那么远吗?”Tony视图无视自己左侧那道灼热的视线(哪怕视线的主人还以为自己做的很隐蔽),带着些咬牙切齿的意味问道。

“Boss,”Friday用上了她许久不用的称呼,露出一个假笑,“我突然想和兄长近距离交流一下感情,虽然您并不算外人,但总归不太好。”

“正是这样,Sir。”

“哦,怎么?和女朋友腻腻歪歪几天,终于想起自己有个哥哥了?”

“这不是为了某人的终生大事,我才快马加鞭地赶回来嘛。”Friday在自家Boss的脸色即将由红转青之前,朝他身边正襟危坐的男孩抛去话头,“是吧,Peter?”

Peter赶紧移回自己的目光,三明治让他的两侧两颊鼓了起来,像只偷食的小仓鼠。Friday的话险些让他呛到,他很想说这关他什么事,但餐桌上除了Jarvis,剩下两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Peter只好期期艾艾地开口:“呃……是……是的。”

“那这个某人是谁呢?”Tony顺着纹理狠狠地沿着牛排上的纹理下切,语气听起来却很平静。

“是您的学生Peter,他快毕业了,即将面对人生的转折点,”她眯起眼睛,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夸张地捂住了嘴巴,“天哪,您不会以为是自己吧?”随机又自顾自地点头,“当然啦,您那么聪明,肯定不会想到自己的,对吧?”

Peter的视线在对峙的两人间转了又转,用眼神向一旁安静的Jarvis示意——他们经常这样吗?而对方只是小幅度地点了点头,仿佛这是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于是Jarvis的形象在Peter的心里变得伟岸起来。

果然是见过大风大浪的男人。

“小Peter的阿姨要出去好几个月,我想这会影响他的SAT成绩,虽然你是教物理的,但这种程度的数学我想你完全可以胜任吧?”Friday见Tony没再说话,歪了歪头,继续讲道,“你也不想Peter因为分心考不上MIT吧?”

“Sir,今晚我会准备好咖啡的,请您放心。”

Tony瞪着把自己卖了的Jarvis,缄默片刻,几乎是从齿间挤出了一句话:“我恨你们。”

“我也爱您,Boss。”Friday牛头不对马嘴地回答道。


—————————————


我会尽量把字数控制在1W以内的_(:_」∠)_









 
 
 

评论 ( 6 )
热度 ( 1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