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喜欢这个cp真是太好了”

希望有一天可以写出能让你们如此感慨的文章:D

墙头很多 更新时间成迷 常年热衷各种冷cp

不能接受除1v1外的设定 有点奇怪的小洁癖

© 赤盏酒
Powered by LOFTER

【杜铁】Salut,beau.嘿,帅哥。(完)

很短,苏神君的一发完产物,笑点在北极。没有神君这么苏的男朋友的话,请不要学Tony作死(不是



*

敌人还没死绝,盔甲的能源耗尽,通讯失联,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但遇到Doom却是第一次。

说遇到或许不太贴切,很显然对方是特意赶来的,拉托维尼亚到法国还是需要点时间的,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反派会那么浪漫。

可惜大部分坏蛋都被伟大的钢铁侠打得屁滚尿流,这里早就没有他的用武之地,只是现在这位超级英雄的状态也不太好,所以当Doom到的时候,他正挣扎着试图用笨重的铁拳头暴揍最后的AIM成员。

“你觉得自己很酷?”

男人斜睨他身上西一块东一块的残破盔甲,额头上的青筋若隐若现,他们的周身被无形的魔法墙隔开,撞上的坏蛋们发出凄厉的惨叫,听起来格外悦耳。“酷”这个词和Doom可一点都不搭——也许是被自己带坏的。

他下意识说:“当然。”

说完就发现这句话像在唱反调,但这是Doom的错,他怎么能提一个错误的问题,却期待一个正确的回答?毕竟谁都知道Tony Stark酷毙了,无论是作为SI的总裁,还是作为钢铁侠。

不过他没来得及解释。意识早就处于沉落的边缘。而现在Doom来了。就好像绷紧的弹簧终得释放,Tony任由自己坠落,视线朦胧,反正Doom会接住他的。

“等会再找你算账。”

啧。永远别让你的男朋友知道你的行程。
陷入昏迷的钢铁侠如是想道。


*


Tony醒来时没看到Doom,身后是洁白柔软的床垫,而右侧的余温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

他环顾了一圈室内,光线昏暗,动用了一下自己还不太清醒的大脑,再慢吞吞地从床上爬起来,发现身上带血的战斗服已经被换成了干净的珊瑚绒睡袍。他自制的MK47牌手表则被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附带一张Doom写的便条,笔迹遒劲,言简意赅。

已经帮你把任务报告发给Fury了,别想叫Friday,好好休息。

他试探性地喊了一声:“Friday?”

“我不在,Boss。”对方一板一眼地回答道。

看来他气还没消,Tony撇撇嘴,嘟囔了一声坏姑娘,然后穿上拖鞋趿拉着步子向窗边走。唰地拉开半掩的门帘,灰尘便携带着对于房间内过于强的光跑了进来,他走上独立的小阳台,大理石的温度透过鞋的薄底轻轻挠着脚底,有些凉。

外边天色将明未明,已是清晨,街上无人,而这栋低矮的阁楼处于街道的尽头。Tony懒懒倚在栏杆上,一手托着下巴,漂亮的蔚蓝色眼睛半眯着。

眼下之景是与纽约或者曼哈顿全然不同的风光,却和他的恋人相搭极了,慵懒危险却不失优雅,只一眼就能叫他丢盔弃甲。他抗拒过,他挣扎过,他甚至咆哮过让他滚,试图掩饰自己早已紊乱的心绪,最后无一例外都失败了,他一定是中了Doom的爱情魔法之类的鬼东西,哪怕他根本不信这个。

但直到他所信仰的科技也告诉他,他在遇到Doom的每一次都会分泌非常不必要、过多的肾上腺素与多巴胺。于是他认了。

他爱上他了。

他们应该早就来这里的。Tony后知后觉地想起昨晚的战斗,如果Doom没来,也许今天他已经躺在AIM的实验室了,说不上后怕,只是突然想明白为什么Doom会那么生气了。Tony似乎永远照顾不好自己,孤身一人的时候是如此,和Doom确认关系后这一点也没有改变。

而Doom总是能在Tony需要他的时候出现,这种潜意识对于Doom的依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也不知道。习惯真的是个很可怕的东西,钢铁侠的盔甲没能被敌人的炮轰炸成碎片,却在毁灭博士面前心甘情愿地被卸下。

也许他应该改一改,至少别和现在一样,像个闯了祸的孩子,蛮不讲理地留下一堆烂摊子。



*



皮鞋轻轻敲击石地的声音唤回了Tony漫无目的的思路,他歪过头,看见他的男朋友正从街道的另一侧走向阁楼,深色的风衣衬得人颀长挺拔,深邃的轮廓离得远了依然清晰。

真帅。Tony忍不住吹了个口哨,如愿以偿地看见对方停下了脚步,抬头往上看。

Tony得意地笑了起来,他想告诉全世界这么好的人就是他男朋友,你们都没戏,想痛殴默多克一顿,告诉他别再想些鬼点子去毁灭世界,以免妨碍他和毁灭博士的约会,但最终他什么都没干,只是轻佻地朝Doom抛了个飞吻,用蹩脚的法语说:“Salut,Belle?(嘿,美人?)”

Doom挑起半边眉毛,似笑非笑,神色自若,丝毫没有被调戏的自觉:“词用错了,beau。”

Tony承认自己是故意的,鉴于男友非常煞风景的行为,他觉得自己得再加把火,于是他眨眨眼睛,扯了扯睡袍,露出半截线条优美的锁骨,说,那你来教我。


*


温和的光线。情投意合的两个人。亲吻本就是很自然的事。

“下次任务告诉我一声。”Doom追逐着他的唇,语气温柔,手却不,“我会担心。”

Tony忍不住喘息起来,胡乱地点了点头。

那依赖的毛病,干脆就不改了吧。


*


评论 ( 6 )
热度 ( 19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