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喜欢这个cp真是太好了”

希望有一天可以写出能让你们如此感慨的文章:D

墙头很多 更新时间成迷 常年热衷各种冷cp

不能接受除1v1外的设定 有点奇怪的小洁癖

© 赤盏酒
Powered by LOFTER

【杜铁】台阶上的幽灵先生 叁

【前言】为了让Tony回来,走一点不像剧情的剧情。

有原创人物出现,没什么特别意义。

设定是Tony的躯体由神盾局保管:D






*




“我想出去。”Tony义正严辞地抗议道,“自从上次去宠物店,我一直待在家里,我觉得我要发霉了。”

Doom抖了抖报纸,眼皮也没抬:“那就想吧。”

“我要告你,你侵害了我的人权,这简直相当于变相的囚禁!”

他撇了Tony一眼:“你是只猫。”

“我要去找动物保护协会,或者别的什么维护猫权的组织。”

Doom根本懒得理他,而Tony现在正骚挠着昂贵的沙发,试图泄愤。

短毛猫跳到带着油墨气味的纸张上,见他没反应,又蹭地顺着肩膀爬上他的头顶,两腿抓紧了深灰色卷发,整只猫倒挂下来,最后结结实实地扒在Doom的脸上,遮住了他全部的视线。

“出不出去?”显而易见的威胁。

“……出去。”


*


人群纷涌的大型超市里,Doom第无数次按下了大衣里蠢蠢欲动的猫脑袋,并假装没听见压低的猫叫声。

在大衣里的声音消失了之后,他松了手,却没想到Tony根本没打算安静,反而撞开他的手,从领子间顺着Doom握住推车把手的手臂爬到了推车里。

作为一只猫,他什么时候变得动作这么娴熟了?Doom无奈地想,暗自提醒自己以后不要低估天才的学习能力。

“宠物不能进超市。”他低声警告道。

Tony假装没看见Doom皱起的眉毛,指着一堆毛线球和软垫,高昂着头,傲慢地开口:“我不需要这些东西,他们让我有点毛骨悚然。”

“网上说猫都喜欢这些。”

Doom将视线在两个颜色不一的毛线球之间来回交换,最后决定不了,干脆一起放进购物车——Tony悻悻地拍了下他的一只手,短毛猫小巧的鼻尖皱了起来。

“我又不是真的是一只猫!”

“看来你不喜欢这个颜色。”Doom有点惋惜地放下了墨绿色的球,将被拍开的那只手中的红色毛线球放回了货架。

Tony没辙了:“你根本听不懂人话,是吧?”

“你不是人。”

“你骂……”

Doom突然伸出手捂住小猫的嘴,Tony瞪大了眼睛,恶狠狠地往温热的指腹上咬了一口,带出些许的血珠,但Doom仍不容分说地将他的头压低。

“别说话。”

然后他就听见女人温和的警告声:“先生,超市里不准带宠物的。”

Tony得承认,他现在有点幸灾乐祸,于是他趁着Doom愣神的空档,轻轻撞开对方的手,然后应景地喵了一声。

Doom只得松开手,装模作样地开口,Tony甚至能想象到他拧紧的眉是怎样的滑稽:“抱歉,女士,我不知道这个。”

“哦,”对方的声音变得结结巴巴的,可能还有些羞赧,“哦,当然了,您一定很少自己来超市,是吧?呃,没事的,不知者无罪嘛……”

Tony惊异于她迅速的态度转变,从一箱牛奶背后探出头,然后发现Doom根本没有因此而苦恼,反而朝超市工作人员露出一个无害而带着歉意的微笑。

………也许他低估了Doom的无耻程度。

Tony看着女人红着脸走远了,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而Doom已经收起了笑,又变回原来那种疏离的神情。

“她说猫粮在前面的两个货架台上。”Doom挠着下巴,似乎认真地在考虑,“你喜欢Blue Buffalo还是Orijen?❶”

小猫绷紧了身子,深灰色的毛发悚立着,警惕地盯着他,Doom则耸了耸肩,推着推车向反方向走去。

“那你想吃什么?”

“甜甜圈。”Tony长舒了一口气,“芝士汉堡我吃腻了。”

“你怎么就喜欢这种高热量的东西?”

“你管我!”Tony懒得向Doom解释这些东西到底有多好吃,再说了,他想Doom的生活也不怎么健康,根本没资格批评他——他的冰箱简直像为Tony量身定制的,全是他喜欢吃的,要不是他们根本不认识,Tony甚至怀疑Doom曾经调查过他的喜好,“要巧克力味的,多加糖霜。别买超市里的,门口有一家卖甜甜圈的,看起来规模挺大的。”

Doom脸上显而易见地写着不赞同,但他还是向结账的柜台走去:“少吃几个,才半个月你就胖了两磅了。”

“我又没上秤,”Tony不服气地辩解道,“撒谎。”

他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你知道的,我有魔法。”

小猫没说话,半晌后又憋不住了,尽量假装毫不在意地问道:“你其实是在吓唬我,是吧?”

“是的。”Doom忍住想笑的冲动假意赞同道,而小猫很显然放松下来。

与此同时,付账的队伍终于到了Doom,他不要脸地用了与原来相同的方法(他甚至特意挑了一个还是实习生的女性)成功让对方无视了Tony的存在,并在Doom说自己没有会员卡的时候自告奋勇地拿出了自己的。

付完帐后,Doom将推车推到回收处,将小猫抱出来,而Tony坚持不要再呆在Doom的大衣里——那种木质调的浅淡香气配合着温暖却不灼热的体温简直能把他闷死——当然他没告诉Doom原因,而Doom也答应让他自己走。

而在两人走向甜品店时,Doom非常绅士地先给他开了门,然后才进来,而Tony几乎是立刻就跑的没影了,接着Doom便看到小猫的脑袋从装着甜甜圈的玻璃柜下探出来,深灰色的大眼睛参杂着些许蔚蓝盯着各色的甜甜圈,那一丝漂亮的蓝色其实很难看出来,但Doom可以。

他其实挺像只猫的。Doom暗自想道,然后忍不住勾起嘴角。

Tony等他走近后,将自己想吃的口味都指了一遍,Doom顺着他,把甜甜圈夹到放有防油纸的方盘上,动作优雅平稳,糖霜也没洒,这让Tony看他更顺眼了点。

“我去付钱。”Doom看了远在柜台另一边的长队伍,有点不太情愿地开口,“待在这,不要乱跑。”

Tony只关心他手里的甜甜圈,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知道了。”


*


而显然Tony并不知道。

不然也解释不了他现在为什么会在这里,一个昏暗的小房间,还附赠一点类似宿醉后清晨醒来时的晕厥感。

一开始他猜想自己被抓到了一个贩猫的组织,但马上他又否认了这一猜测,如果是,他大概会在一个满是猫的笼子里,而绝不是一个像审讯室一样的房间里,身边站着一个全身新兴装备的男人。

或许是女的,毕竟那身衣服看起来男女都可以穿,而且胸前的防弹装置掩盖了一切可能有的曲线。而且光线太暗了,除了武器上泛着的莹润蓝光,房间里就没有别的照明物了。

对方似乎察觉到他醒了,举起对讲机说着Tony全然听不懂的东西(除了Tony知道了这是个女人),什么毁灭博士,什么甜甜圈,什么猫……

哦,他想起来了。

他在Doom去排队后遇到了一个漂亮高挑的红发小姑娘,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无害而羞赧。对方看到他时温柔地低下身将他从玻璃柜上扒下来。而奇怪的是,她并没有像个寻常的爱猫人士一样抚摸或者轻蹭小猫的毛发,相反的,纤细的手抚过了小猫的鼻子,几乎是立刻,疲惫和倦意席卷了Tony的全身。

而接下来,他什么也不记得了。

Tony有点沮丧,他想这应该是Doom的问题。毕竟自从他成为一个有自主意识的幽灵以来,他一直呆在Doom的别墅里,想干坏事都不行,最严重的可能就是因为赌气用爪子把Doom的枕头被套给撕烂了,但还不至于坏到被抓起来吧?

穿得像个特工的那个人在结束通话后长吁了一口气,将黑色的视镜摘下来,静静点了根烟,而Tony终于看清了“她”的脸——火光映上深红色的卷发,以及轮廓精致、小巧可人的脸颊——这显然就是带走他的那个姑娘。而眼前这幅景象怎么看都是一个尚在读高中的小姑娘,正偷偷背着家长抽烟。可能觉得空气不太畅通,她又打开了门上的一个小窗,倚在靠近门的墙边抽。

很快门外就传来中气十足的咆哮声:“Dany!告诉你多少次了,车上不要抽烟!”

她也立刻转头对着窗户吼回去:“自己用嘴呼吸!吵死了!”

Doom说过平常的物理攻击只能伤害小猫,但作为幽灵的他不会有事。不过轻易离开宿主仍然有一定的影响——幽灵与躯体分离后的一段时间内会与宿主拥有同感,比如宿主是因病痛而死的的,那么离开的幽灵可能会在两三个小时内感受到类似的疼痛。

于是Tony瞅了瞅窗户,再瞅了瞅正叼着烟的红发少女(Tony实在看不出她有没有成年),在心里计算着能逃出去的概率有多大,被她怒吼着撕碎的概率又有多大,最后还是决定乖乖地呆在原地。

Dany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心悸,撇了撇嘴,两指夹着烟打量他,神色中流露出一丝怜悯:“可怜的小家伙。”

啥?

“Doom一定对你很不好,我能理解你,”她自言自语起来,“我去过拉脱维亚,那里的人甚至都没有自由的话语权,都二十一世纪了,居然还存在完全集权统治的国家!他是个全然的独裁者!”好吧,Tony得说这很中肯,“更让人讨厌的是,他还自称钢铁侠……那是我的偶像!他怎么敢…”

Dany显然认为Doom是个坏蛋,并且误以为Doom在虐待他。

“拜托!”门外的人又开始喊了,“别再讲那些故事了,我们到了。”

Dany将烟掐灭后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残留的烟火,结束了她最后的小演讲:“不过别害怕,小家伙,你马上就安全了。我会保护你的。”

*
❶国外的猫粮牌子。
评论 ( 22 )
热度 ( 1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