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喜欢这个cp真是太好了”

希望有一天可以写出能让你们如此感慨的文章:D

墙头很多 更新时间成迷 常年热衷各种冷cp

不能接受除1v1外的设定 有点奇怪的小洁癖

© 赤盏酒
Powered by LOFTER

【杜铁】与AI的恋爱日常

补档,没写完前就不占TAG了。

有修改。

————————————————

Tony Stark的身上总是充满了惊喜。

在他们还是敌人的时候,Doom就已经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所以当他的AI系统瘫痪,且耳边传来幸灾乐祸的男声时。他并没有感到太吃惊。

或者是惊吓也说不准。

“神盾的通缉犯,哈?”

Doom依旧抬着手,维持着进攻的姿态,深灰色的眸子淡淡地扫了一圈周围深色紧张的神盾局特工,嘴角勾起一个几可不见的弧度。

“如果你能先把‘Tony'还给我的话,我想我会更乐意继续接下来的谈话。”

男人的声音像是吃了十吨的苍蝇一样:“你管那个低能的人工智能叫Tony?”

“它的大名叫Anthony。”

“我不知道你还有这么恶心的恶趣味。”

“恶心的恶趣味,语意重复了。”

Doom总是很乐意在stark濒临崩溃的时候再添把火,但这次有点不太一样,他不确定AI是否还会有情绪波动,更怀疑男人现在的沉默是否是出于恼羞成怒。

但很快,他就意识到,无论是人还是AI,Tony Stark在他面前永远不喜欢吃亏。

没有AI系统的战甲失去了监测和分析的能力,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虽然掌心炮的供能系统失灵,但反应堆的光芒并没有熄灭,这让特工们不至于很快就发现异常。

但特工们似乎接到了指令,朝Doom的攻势更为迅猛,而使盔甲战斗力减弱的罪魁祸首则完全没有打算放过他,相反,他不嫌乱似的对Doom的每一次攻与守进行讽刺、挖苦、假意的喝彩。

“在我的国家,这种吸引注意力的幼稚行为被视为倾慕。”

“……我很确信你在撒谎。”

“事实上,我确实在。”

“Dr.doom!我不是来和你聊天的,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Doom一个侧身躲开射击:“我还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你应该叫我Doom。”

“听着,我没在和你开玩笑……”

“那就Victor。”

在魔法的帮助下,倒下的神盾局特工越来越多,Doom的语气也变得轻松起来(在Tony看来是欠揍)。

“说真的,你就在意这个?”男声听起来有些失真,“Doom,你才是幼稚的那个。”

“Victor。”

“……好吧好吧,”他甚至能想象到男人因生气而微微翘起的胡子,“该死的……Victor,我需要你的帮助。”

Doom抬手放倒了最后一个特工。

“如你所愿。”

*

Doom处理完昏迷的特工就用魔法瞬移回了自己家中,不过这次并不是一个人,还附带了一个吵吵嚷嚷的AI。

“我还以为神都是住在皇宫里的呢。”Tony看着以现代风格装横的别墅,讽刺道。

Doom自顾自走到主卧:“偶尔当回凡人也不错。”

他嗤笑道:“落后的幽默感。”

Tony从进入这座宅邸时就入侵了它的控制系统,然后发现这栋别墅普通的要死,既没有什么机密文件,也没有能毁灭世界的邪恶装置,这让他有些挫败,不过他坚信,总有一天,他会找到毁灭博士的真正目的。

Doom装作没有听到他的嘲讽,径直向浴室走去,AI几乎是在察觉到他的意图的那一刻打开了盔甲,并操控着盔甲往后退了十步。

“我还以为你想跟着我进去呢。” 他勾起嘴角道。

“……你自恋过头了。”

不得不说,Victor Von Doom有张俊美得不像话的脸,而他一笑就更具杀伤力,Tony怀疑如果自己是个十七八岁的纯真少女,可能就要沦陷其中了。鉴于他的年龄和丰富的阅历,应付美色并非什么难事,但Doom就是有种能让人想骂街的能力,更何况他似乎还乐衷于此。

“别偷看。”

等他反应过来对方指的是浴室的时候,留给他的只有一扇关上的门。

“去你的!Victor Von Doom!”

Tony感觉自己系统内的数据有些混乱。说真的,他觉得Doom完全是多此一举,谁会对毁灭博士的身材感兴趣?一个曾经被毁容但突然因为某种力量而变得帅气逼人彬彬有礼的超级反派的身材?

再说了,就算他感兴趣(不,他完全不感兴趣,谢谢),他是个AI,看什么都需要通过摄像头,但谁会在浴室安装摄像……

“……我操。”

还真有。

镜头表面氤氲了一层水雾,但他仍能看到Doom那张帅的不像话的脸,线条分明的锁骨,饱满匀称的胸肌,结实平坦的腹部,再往下……

停!停!打住!

Tony几乎是立刻就关闭了浴室的监控录像,想了想,又觉得有些丢人,他是睡遍十二本月刊上超模的花花公子,于情于理都不是个会害羞的主儿。而Tony Stark一向是个动作快于思考的人,当反应过来的时候,AI已经再一次打开了监控,却发现Doom那双浅棕色的眸子饶有兴味地看着镜头。

吓得他又关掉了监控,顺带自暴自弃地把浴室的灯关了。

其实说“吓”并不准确,他虽然将大脑下载到了AI的系统内,但AI本身并没有感情,但Tony与别的AI又不一样,他能凭着经验大致判断出那些异常的数据究竟是什么情绪,只是总比作为人时要逊色些。但对于他人,他只能通过扫描心率等方式来得知对方的状态。

总而言之,他不如人的感情丰富,却又比普通的AI更加敏锐。

他决定做些什么,权当报复了。

*

因此当Riri的通话请求响起来的时候,Tony正试图操控用于喷漆的机器将Doom手甲染成金红的配色。

他一接通便听到Riri焦急的声音,也许还有愤怒:“你到哪里去了?”

“有没有人说过你和Pepper越来越像了?”

“你是不是去Doom那里了?我说过了,这事我能解决,我不需要他帮我…”

“嘿,别表现得像个怀疑丈夫出轨的妻子好吗?你要知道,处理成千上万的信息也是体力活,所以我出来旅个游也很正常。”

“不,别唬我,Pepper。说你总喜欢只身犯险。”

哦,耶稣啊,他的好姑娘总是那么了解他:“那她一定没说过,她总是喜欢操心过度。”

“恰恰相反,她说她担心的最后往往都成真了。”

“呃,这可有些尴尬了,好吧,我有些时候确实会干些傻事,但那完全是迫于形势,好吗?”Tony反驳道,“你要知道,为了胜利,人们总是需要取舍。”

“而你舍去的往往是你自己!”Riri感到有些头疼,“Tony,拜托了,回来,我不是小孩了,而你不该像个独裁者一样,什么都帮我决定。”

“Riri,这不是独裁。我很确信这么做比我们自己研究更有效。”

“我猜我没法让你回来了?”

“你向来很聪明,亲爱的。”

长久的缄默之后,黑人少女的声音响起,带着些咬牙切齿的意味:“我要是聪明,当初也不会按下那个按钮。”

“你伤透了我的心。”Tony半心半意道,“我向你保证,一旦他表现出敌意,我就回来。”

“你保证?”

Tony决定收回之前的话,Riri可比Pepper好哄多了,要是Pepper亲自打来,她绝对会逼着他回来,无论他做什么承诺。

“我保证……”

“事实上,我不会伤害他。”

Doom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来,Tony立刻关闭了通话,他很确信Riri并不会因此感到更安心。

“你不该挂掉的,我和她今后可能会成为队友,交流是必要的。”

“你偷听我们谈话?”盔甲在AI的控制下将两手抱在胸前,注视着向自己走来的、穿着墨绿色浴袍的男人。

Doom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顺手拿走了挂在浴室门外的毛巾。

Tony对他完全可以用魔法把头发烘干,却非得用浴巾这一做作的行为感到不解。更何况,交叠的浴袍被一条缎带松松地系在腰间,在Doom弯下腰擦拭的时候,便会漏出锁骨之下的大片肌肤,而他本人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动作该死的优雅极了。

“那我直说了,Riri和我遇到了些麻烦。”Tony有些不太情愿。

“我猜是关于魔法的。”

“没有什么魔法,那只是还未被人类所知的科学。”

又来了,Doom停下了擦头发的动作,浅色的双眸静静地看着小范围踱步的盔甲,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自从上次我让riri汇报神盾局,把你送进监狱后……嘿!别用那种被背叛的眼神看我,是你自己倒下的!”Tony停下了脚步,捂住了面甲,“哦好吧,是有点像趁火打劫。但拜托,你是个超级反派,我总不能……”

“我早就不是超级反派了。”Doom打断他。

“不是?”Tony放下手甲,胸口的反应堆发出幽冷的蓝光,“Doom,你以为你拿走了我的盔甲就能成为铁人了吗?你以为做点好事就能洗刷你以前的罪名了吗?不,没门。”

Doom叹了口气:“我是曾犯过错,但你总该给我个机会。”

“机会?什么机会?在我死后立刻就去泡我女友的机会?”

魔法所形成的屏障使得Tony无法判断Doom的情绪,但微微睁大的双眼让他以为这是恐惧,但下一刻,现实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

Doom笑了。

这他妈绝对不是恐惧时该有的表情。Tony后悔了。

“你在吃醋?”

“没有。”

“你在吃醋。”Doom用了肯定句。

“说了没有!”Tony觉得得叫Riri检查一下自己的主板,他觉得它大概已经在冒烟了,“你到底有什么毛病!”

“你在吃谁的醋?Amora?还是我?”

“我谁的醋也没吃……等等,为什么会有‘还是我’这种选项?”Tony看到Doom揶揄的神色,突然反应过来。

“是你让我变得不正经。”他笑。

Tony拒绝思考这句话背后的含义,这让他有点毛骨悚然,就好像Doom在对着他讲情话似的。

哈哈。

不好笑。去他的情话。

“总之,在那件事后,她曾差点被一个魔法怪物搞的没命,”Tony决定强硬将话题带回正轨,并无视了Doom可惜的神色,他来这是来干正事的,“最后还是Strange驱走了它……而在Riri和他呆在一起的时候,那怪物再也没出现过。”

“而不凑巧的是,我黑进了神盾局的资料库,这怪物在石头人受袭的录像中出现过。”

Doom眯起了眼睛:“你怀疑我。”

“不,我没这么说,但这绝对与你有关。”Tony直截了当道,“不然我不会在这里,而且,你越狱的视频被删除了,我不认为神盾会这么做。”

一人一机长久地对峙着,Doom凝视着他,而Tony死死盯着地板,好像那里长出了一朵花似的。

最后Doom败下阵来,他揉了揉眉骨,无奈道:“我的母亲。”

“你说什么?”那朵花似乎瞬间枯了,盔甲猛的抬起头,“我以为她已经……”

“事实上,我没比你早知道多久。”

“哇哦。深厚的母子情。”Tony无法不幸灾乐祸,毕竟Doom曾经为了救他的母亲将Tony困在地狱,“看来你的妈咪保护欲很强嘛。”

“我劝过她,而最终以争吵收尾,她不愿意停手。”

“哦,我可怜的小宝贝儿,”他假意张开了双臂,做出一个环抱的姿势,“来,来daddy怀里,让我好好疼疼你,哈哈哈哈哈哈哈——”

下一秒,Tony的大笑声就硬生生梗住了。

Doom抱住了他,准确的说,是抱住了他控制的盔甲,那双骨节分明的双手搭在了腰部的装甲上,他用那令Tony及其不爽的、低沉的下流嗓音说道。

“好的,daddy。”

AI似乎短路了一下,或者是好几下,然后一炮对准了Doom的脑门。

*

“你知道我会瞬移的吧。就算是泄愤,你也应该换种方式。”

Doom换上了一身西装,打扮得人模狗样,戴上了微型耳机。

“闭嘴。”

Doom耸耸肩,推开大门向自己的跑车走去:“我和她约了晚上六点见面,说实话,我不能保证她会来,你知道的,母慈子孝对我来说是个笑话。”

“那就骗她说你快死了,需要她的帮助。”

“为什么你说快死了的时候,我听到了渴望和兴奋?”

“你没听错,小杜杜。”

“借你吉言,我会长命百岁的。”

耳机里又是长久的沉默,Doom坐上车,心情愉悦地踩下了油门。

“Stark先生,请开始你的导航。”

“滚。”

“我以为AI都会导航的。”

这次他干脆不说话了,而跑车上突然开始大声放AC/DC的摇滚乐,好像这样就能让Doom闭嘴似的。

“这很幼稚。”Doom提醒道。

Tony咬牙切齿道:“如果你再说哪怕一句话,我就放AV的音频了,你这可是敞篷车。”

Doom闭上了嘴,但天杀的,仍然在笑。而Tony发誓,只要上帝能睁开他那双糊了不知几层污垢的眼睛看一看这个恶魔,再把他送回他应属之地的话,他马上就改信基督教。

可惜的是,神并没有回复他。


tbc.















评论 ( 1 )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