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喜欢这个cp真是太好了”

希望有一天可以写出能让你们如此感慨的文章:D

墙头很多 更新时间成迷 常年热衷各种冷cp

不能接受除1v1外的设定 有点奇怪的小洁癖

© 赤盏酒
Powered by LOFTER

【盾铁】杀死一只知更鸟(完)



【背景】接新复仇者V3不知道第几话,队长被光照会洗脑仍在沉睡,而其他成员已经炸了好几个地球了。

依旧是补档,有部分重写。

——————————————————————————
*


万物皆亡。


*

纽约已经入冬很久了。

托尼小口小口地嘬着咖啡,苦涩与温热同时在喉间晕开,他半靠在公园的躺椅上,裹紧了炭黑色的大衣,刻意而缓慢吐出的白气显得鲜活起来。因为绝境,他其实并不觉得冷,但托尼依然享受装成一个普通人的感觉,看着人来人往,这给他一种平凡的假象。

很多时候,疲惫对于他来说不像常人般意味着休憩,在作为斯塔克公司的总裁时是如此,在成为钢铁侠后更是变本加厉,假期这玩意和他向来就不搭边,于是意料之中地,好姑娘无机质的声音响起。

Boss,神奇先生的通话请求。

雪蛮不讲理地缠上男人的眉骨、眼窝,最后缠上睫毛,他静默,半垂着眼,有几分倦怠的意味。

接通。他下达命令,没有说话。

绝境的执行效率非常高,里德的声音很快接了进来,那在系统内听起来相当的奇怪。

我们发现了一次新的入侵…你得尽快回来。

有别于之前的焦虑、不忍或者别的什么,天才的大脑滤过了无数可能性,但没有一种可以让这个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有些不近人情的科学家,流露出这样过于冗杂的感情。

我很抱歉,托尼……我很抱歉。

*

他匆匆赶回光照会时,除了里德,在座的所有成员在看到他的瞬间,都像坐到弹簧似的迅速站起来,找了个借口向门外走,托尼甚至怀疑自己在进门的一刻患上了埃博拉病毒。

而里德犹豫地看着他,无意识地来回搓着手指,脊背微弓。

“托尼……正如我刚才所说,我们发现了新的入侵。”

他拉开椅子坐下,漫不经心:“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紧张?这并不是我们第一次做凶手。”

神奇先生凝视着他半晌,脸色逐渐转向惨白,他许久没有说话,最后妥协般地转过头,点开了架桥㊀的开关。

荧绿色的光芒驱走了昏暗,映射在托尼沉静的湛蓝色眸中,融合成瑰丽诡谲的色彩,婴儿的啼哭使得被全息投影包裹的、空旷的房间一下子变得吵闹起来,留着精致山羊胡的男子手忙脚乱,极其幼稚地对着怀里的婴儿作出恐吓希望能让它降低分贝,而更为大声的哭闹和男人懊恼的咒骂,则引来了身侧妻子温柔的笑意。

不熟悉的场景。却是熟悉的人。过了愤世嫉俗的年纪,如今看到霍华德和玛丽亚,他竟也不觉得感怀,只是平白无故生出几分恰如隔世的恍惚感来。但他还是忍不住喊了声停,喊完又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霍华德的傻样,敲了敲桌沿,示意对方继续。

里德的手指在浮空的虚拟屏幕上来回翻动,时间线的节点便从另一个托尼的出生不断向后推进,最后随着指尖的静止,停驻在他的十九岁生日。

在这个宇宙中,他的父母并未死于车祸,相反的,他们带回了一个瘦小的少年。玛利亚如往常地亲吻他的脸颊,而霍华德板着一张挂着彩的臭脸,用强硬的口吻喝令他以后不准欺负小住的客人,说他少爷脾气,难以管教。

小斯塔克一听像被踩着了尾巴,也不管老的那个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仰着脸就嘲弄他,说出的话活生生能把死人气死,更何况素来脾气暴躁的霍华德。然后两人又大吵起来,再以托尼的夺门而出作为结局。

那个少年追了出去。耀眼的金色光泽萦绕在发间,在日光的照射下变得虚无缥缈起来。方正下巴并不因蓄势待发的饱满肌肉而有力,但依旧透着坚毅,与少年竹竿似的身躯相比起来,这实在有些可笑。

托尼不可能认不出他。

也许刚刚就该拒绝里德的通话请求,他忍不住从口袋里抽出一包廉价香烟——他需要些能稍微麻痹神经的东西,酒精香烟都好,只要能让肾上腺素和多巴胺别再像个疯子一样在他体内叫嚣就行。

就算老头子醒来骂他也无所谓了。

明灭的火光席卷了烟卷的头部,他夹着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温暖的薄荷味在肺部弥漫开来,然后突然有些后悔刚刚在外面透气的时候买了一包淡烟,显然这烟对于他来说不够烈,那些该死的情绪依旧不肯罢休,反而愈加张狂起来。

吐出的白色云雾并没有带给他置身天堂的假象,反而将他推下了更深一层的地狱。

*

“你不该跟过来的。”

“你不该这么和你父亲说话,”少年蹙眉道,“他爱你,而你表现的像他的仇人。”

托尼气极反笑:“别用那种自以为很了解他的语气说话。滚回去,这不关你的事,小孩。”

“我不是小孩!”少年好像也有了脾气,干脆席地坐在托尼的对面,“你不回去,那我也不回去。”

托尼瞪大了双眼:“你有毛病?”

对方不堪示弱地回瞪,双颊因快速说话染上病态的薄红:“很多人这么说过,而且我确实有哮喘。”

他气结,往日的伶牙俐齿此刻也不起作用,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一个咬牙切齿,一个气定神闲,然后托尼便看到金发的豆芽菜朝他伸出手,他警惕:“做什么?”

“史蒂夫·罗杰斯。你可以叫我史蒂夫。”少年微笑起来,原本紧促的眉峰舒展开来。

托尼翻了个白眼,无视那只手准备站起来,却被史蒂夫拉住,不含恶意地谴责道:“你这样很没有礼貌,你应该告诉我你的名字。”

托尼感觉自己的眉毛像是打了个结:“好吧,该死……我叫托尼·斯塔克,你可以叫我托尼,”他小声嘟囔,“反正你马上就要滚蛋了。”

*

史蒂夫的到来使家中变得热闹了起来,玛利亚说,史蒂夫的妈妈因为被酒鬼丈夫殴打而进了病房,所以才拜托旧交照顾自己的儿子。这段时间霍华德比以前更加忙碌,估计是在帮她办理离婚手续。

两人的关系不再像初次见面一样针锋相对,这实在很奇妙,鉴于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就剑拔弩张针锋相对。渐渐地,托尼会将自己发明的小东西给他看,而史蒂夫的画好几次都会邀请他做模特。他们对很对事物的观点往往相左,常常会孩子气地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而互不搭理,最后又因为受不了对方赌气似的沉默而彼此妥协。

而那些看似背道而驰实则殊途同归的想法,使他们所视更加开阔明朗,而不仅仅局限于自己本身所想所思。因为专业的选择,史蒂夫和托尼并不在一所大学,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像两块粘在一起的橡皮糖,即使在史蒂夫搬走后也不曾改变。而他们本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哪怕两人共同的好友曾笑称他们像是坠入了爱河。

事实上,八九不离十了。

当托尼意识到对方的感情时,两人正喝着偷来的啤酒,他已经快醉了,而史蒂夫仍然很清醒。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着托尼的絮叨,淼淼的月光像是揉在了他漂亮的蔚蓝双眼中,温柔得有些太过了。

天才的大脑因为酒精的麻痹有些混乱,他对着史蒂夫抱怨着笨笨又摔坏了他的实验成果,而他总有一天会把他拿去捐了;抱怨着霍华德又因为一些小事向他大发雷霆,大着舌头愤愤地指责父亲的无理……然后他突然说不下去了。

脸颊上转瞬即逝、如羽毛掠过的触感几乎烫伤了他,他有些茫然地看向身侧不知何时已经快与自己差不多高的青年,不确定地开口:“史蒂夫?”

群星骤然暗淡,他仿佛置身于陡崖的边缘,耳边是呼啸而过的凛冽风声。他悬然欲坠,只有史蒂夫能拉住他。

只要一步,只要一句话,那些隐秘的、无可抑制的,他一直以来不愿去深想的感情就可以破土而出,托尼几乎是急切地抓住对方的衣领,酒精刺激得他的太阳穴隐隐作痛,他想张嘴说些什么,但史蒂夫拍了拍他的手臂,像对待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浅浅地笑了起来。

“只是个晚安吻,”青年的眼神依然清澈,“去睡吧,托尼。”

只那一句,他便说不出口了。

他坠下了悬崖。

*

火已经灭了很久,但黑发的男人依然攥着,衣服上沾了烟灰也懒得去拂。

“这是个没有超级英雄的世界,对吗?”

他哑着嗓子开口,却并不指望回答。

他心里已经有答案了。


*

自从那次晚安吻事件后,他们很久没有见面,或者说只是这个宇宙中的托尼单方面躲着他,而这一躲,就躲到了史蒂夫参军。

而对方什么也没留给他,哪怕一封信,一句道别。

托尼对着玛利亚或是贾维斯旁敲侧击,但最后他们都告诉他史蒂夫从来没试图找过他,于是他只好叫上自己的几个狐朋狗友去酒吧,然后喝得酩酊大醉被罗迪带回去,醒来就是霍华德恨铁不成钢的一顿臭骂。

他不明白。

每周他都代替贾维斯去拿报纸,然后快速地翻过那些与战争无关的新闻,最后失望地将它们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

他对史蒂夫的想念日复一日地加深,而他对此无能为力,他甚至去找过詹姆斯·巴恩斯,却被一位红发的漂亮姑娘告知他与史蒂夫一同上了战场。

直到下一年年初,报纸上才开始刊登美军介入了索拉里的武装冲突。那段时间简直就是他的噩梦,他不再那么频繁地去拿报纸了。哪怕贾维斯总是会抽出他最想看、也最怕看到的那一页,然后整整齐齐地放在餐桌上,而霍华德和玛利亚也总是默契地不去碰它,直到他们的儿子在半夜里溜出来,然后将报纸带回自己的房间。

十月传来的美军死亡十八人的消息几乎要了他的命,那一个月他哪也不去,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就等着最新的战况,等霍华德走了就让笨笨出去找吃的,到最后他的父亲甚至都懒得再骂他。

三个月后他才被玛利亚拉出来,温柔的母亲第一次强制性命令他回去工作,他答应了,直到半年后,他差不多快要放弃查看新闻的时候,史蒂夫回来了。说来可笑,明明只有两年之久。

他长得更高了些,甚至比托尼还要高一英寸,曾经瘦弱的身躯如今却覆上了饱满的肌肉,从豆芽菜长成了参天大树,唯一不变的是那双纯净的湛蓝色双眸。

史蒂夫像个没事人似的,像以前一样请托尼吃饭,让他做自己的模特,绝口不提战争的事,就好像他手臂上那些淡粉色的疤痕不存在一样,托尼不明白他在想什么,于是也装作这两年来什么也没发生过,两个人各怀鬼胎,维持着诡异的和谐。

但托尼觉得自己有点受不了了。为什么他上次见过的红发姑娘都和巴恩斯订婚了,他们俩还在这上演这种无聊的小学生恋爱的暧昧把戏?

于是他在史蒂夫订的包间中猛的站起来,不顾服务生惊恐的注视,揪着史蒂夫的西装领子把他提了起来,恶狠狠道:“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史蒂夫·罗杰斯?”

金发男人俊美的面容上出现了一丝无奈,他向服务生道了个歉,然后在对方更加惊恐的注视中吻上了托尼,并且用上了舌头。

而托尼很确定这并不是一个纯洁的‘晚安吻’了。

于是他更加用力地回吻过去,而史蒂夫则紧紧扣住他的腰往自己怀里带,他们就像两头饿兽,谁也不肯退一步,直至快要窒息才松开对方。

“我以为你能看出来的,”史蒂夫气喘吁吁地抵着托尼的额头,“我以为你能看出来我在追求你。”

“而你抛弃了你的追求对象,转身投入了美利坚合众国的怀抱。”

“我没有。”他矢口否定,“我从来没有放弃过你。”

这句话激怒了托尼,他挣脱对方的怀抱,高大的身躯向后退了一步,然后一拳打在了史蒂夫的右脸上,而史蒂夫却定定地站着,硬生生受住了。

“没有?”托尼几乎是咆哮出来的,“你他妈开什么玩笑?不辞而别是你,深情款款也是你,哈,挺能装啊罗杰斯,很好玩是吗?你还记得你当初说了什么吗?晚安吻?”他暴躁地揉了揉搭在眉骨的黑色发丝,“你他妈把我当个白痴,你让我以为……”

他突然不说了,而史蒂夫的双眸却更亮了些,他忽然握住托尼的手,力道大得惊人:“以为什么?”
答案呼之欲出。

史蒂夫向前走了一步,然后完全不顾托尼又向他腹上来了一拳,紧紧地将他抱住。

“原来我们已经错过了这么久。”他偏过头亲吻男人的发旋,感觉到怀中人逐渐变得冷静下来,眼角酸涩,几乎要落下泪来,“……这么久。”

*

接下来的一切都相当顺利——除了托尼依然选择报复性地选择不看对方发来的约会请求,最后在家门口准时收获一位穿着老土的金发帅哥。

到最后他甚至都懒得自己去约会地点,等着对方把自己扛走。

两人像寻常情侣一样,而这个宇宙史蒂夫明显耐心不足,在这之后的第三次约会就向托尼求婚了,并义正严辞地用上了“恋人太具有魅力,不喜欢他被别人觊觎”这种破烂理由,被对方嘲笑得体无完肤。

而托尼也回以他一个严肃的表情,装模作样道:“为了史蒂夫·罗杰斯先生的生理和心理健康,我也只好牺牲我自己了。”

最后屏幕上的两人都笑起来,也不知道笑什么,就只是笑,莫名其妙。

两个幸福的白痴,他想。

再然后,他看着他们在布满鲜花的教堂拥吻、幼稚地宣示着主权,他看着玛利亚揽住眼睛红红的霍华德,他看着那些不再是超级英雄的老友们。

脚下散落着一地的烟蒂,许是抽得猛了,他突然被烟呛到,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窒息的感觉挤压着他的肺叶,让他几乎咳出泪来。

原来托尼·斯塔克也没有那么糟糕。

原来他的父亲比他想象中更加爱他。

原来他和史蒂夫之间,还有除了相互憎恶之外的另外一种可能。

原来……

原来他们也能像对再普通不过的恋人,执手度过余生,而不必忧心国将不国,众生流离。

而这就够了。

*

他随着里德来到两个宇宙即将相撞的边界,光照会的其余成员早已就位,比往常更加沉默,就连亚特兰蒂斯的王都不发一言。

边界的颜色并非平常的红蓝二色,相反的,它是温柔的烟粉色,毫无侵犯性,平静而安宁。

“你可以去看看史蒂夫,”塔·查拉没有看他,“炸弹我们会安置的。”

“没这个必要。”黑金配色的盔甲瞬间将男人颀长的身躯包裹在内,他低下头思索着,神色晦暗不清,隐在渐深的暮色里。

他们都知道这次入侵没有第二种结局,要么他们自毁,要么毁灭别人。无论多么抗拒,总是要有人做这件事的。更何况,他们没有权利仅仅为了自己的道德底线,而让所有不知情的人为其殉葬。

“发射吧。”

托尼几乎是用尽所有的力气才能说出这句话。

他曾无数次幻想过一个没有超级英雄、只有普通人的世界,而今他终于梦想成真,却不得不为了自己的宇宙而毁灭它。

他看着那颗导弹飞向边界,直至再也看不见,短暂的缄默后,天际传来了轰然巨响,那颗温柔的蓝色星球在烟粉色边界上方支离破碎地绽放,像是一场从未落幕的美梦。




*尾声*


“我希望听你亲口说出来。”

血色布满了天际,红光映衬着男人年老、有如刀刻的深邃面容上,他强健的双臂一点点地掀开钢铁侠身上残破的盔甲,哀恸与盛怒几乎同时吞没了他。

“你骗了我们!……你骗了我。”

托尼只感觉五脏六腑都不是自己的了,他的每一个关节都像生了锈,有什么湿润的东西落到他的脸上,他大概花了好几秒才混沌地反应过来那是男人的眼泪。

“你毁了那个宇宙……他们本可以白头偕老,而不是死于非难。”

痛,实在太痛了,就连抬起头这个动作对他来说很吃力。他看着年老的恋人,解释或是讥讽如鲠在喉,破碎的嗓音无意识地溢出,耳鸣使得托尼不太清楚自己究竟说了什么。

但他清楚地听到了盾牌落地的声音,对方痛苦的低吼,并感觉到史蒂夫将头抵在他的肩膀上,男人的泪水沾上了他裸露在外的肌肤,那大概是个拥抱,他迷迷糊糊地想。

“你欠我的……托尼·斯塔克。”

他哽咽道。

“我也爱你(I Love you,too)。”

*


万物将亡……无一幸免。


———————————————————
㊀架桥:神奇先生里德·理查兹为了观测其他宇宙而造的一种仪器,比如我们都知道的3490宇宙。

评论 ( 8 )
热度 ( 55 )